首    页 | 区情概况 | 领导之窗 | 政务公开 | 交流互动 | 网上服务 | 三农服务 | 廉洁从政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廉洁从政 -> 警钟长鸣
小心这十大“围猎”套路(附案例)
发布日期:2017-11-10

小心这十大“围猎”套路(附案例)

在互联网时代,有些词汇被赋予了全新的内涵。比如“围猎”这个词,本来是指在打猎时提前布好诱饵、陷阱,伺机合围而猎,又称狩猎。在我国当代的语境下,“围猎”一词被借用来比喻不法分子为达到目的而对领导干部展开的种种攻势,已成为反腐领域一个既形象又具动感的词汇,可谓准确形象,更发人深省。

  “围猎”一词用在反腐上,最早是出于2015年初习近平同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时的告诫:“各种诱惑、算计都冲着你来,各种讨好、捧杀都对着你去,往往会成为‘围猎’的对象。”

  紧接着,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说,当前,“四风”面上有所好转,但树倒根在,重压之下花样翻新,防止反弹任务艰巨。有的地方政治生态恶化,干部被“围猎”,权权交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搞利益输送,遏制腐败蔓延的任务仍然艰巨。

  今年2月13日,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警告,领导干部严格自律,要注重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坚持公正用权、谨慎用权、依法用权,坚持交往有原则、有界限、有规矩。

  梳理党的十八大以来被商人、利益集团等“围猎”落马的领导干部,小编发现,不法分子“围猎”的方法虽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但总体可以分成四种类型十大招式,在这个充满“套路”的时代,姑且称为十大套路,党员领导干部包括全体公职人员务必高度警惕,防止掉进别人设置的围猎圈套。

直接“猎杀”型

  主要用于贪吃的猎物,势大力沉,投其所好,直奔命门。表现为官商勾结、权力寻租,明码标价、权力兑现,搞利益输送,或通过利益集团搞权力输送,双方各取所需。

    第一招 “碾压”式

  一些商人在与党员领导干部的交往中,有意无意暗示自己接触高层,炫耀自己的能量之大,或展示肌肉,炫耀自己的资本之厚,通过各种手段令官员臣服于自己脚下。

  如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在一段视频中说:“对张越,郭文贵总是破口大骂,张越总是对他唯唯诺诺。”郭文贵与张越在2006年左右认识,郭文贵因公司员工酒驾肇事找张越帮过忙,郭文贵出手阔绰,张越对他颇有好感,此后,两人经常往来。一段时间,传闻张越被查,郭文贵知悉后称自己可以帮忙找关系解决问题,张越此后对郭文贵言听计从。同时,郭文贵又给张越安排了色情服务,将张越牢牢控制。 

    第二招 “砸金”式

  商人或利益集团在“围猎”的过程中,直接将金钱送给领导干部,用金钱来换取领导干部手中的部分权力。这种“围猎”形式粗暴直接,但经常能奏效,尤其体现在重大工程项目招标投标、卖官鬻爵、土地出让、企业特许经营、国有企业改制等领域。

  如广东商人敖某推广污水处理新技术,主动送上200万元汇给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林楚欣,却不提任何要求,赢得了林的信任。然而,暗地里,他却凭借与林的密切关系,在下面打通了审批链条,使项目运作事半功倍。接受调查后的林楚欣对组织反省:“那时我感觉绳索套在脖子上,随时一扯,就得听从老板们的招呼”。

    第三招 要挟威逼式

  在网络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 “猎手”们利用高科技手段、设备,非法获取领导干部违法乱纪的直接证据,以此作为把柄,要挟、威逼领导干部为其谋取不正当利益,日趋成为当下官员被“围猎”的一种方式。

  2008年2月,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被肖烨等人以不雅视频相要挟,以借款为名索要300万元。此前,肖烨指使公司员工赵红霞先后数次与雷政富见面开房,并指使人冲入房间给雷政富看了他的不雅视频。在明知被设局敲诈的情况下,为防止不雅视频曝光,雷政富依然利用手中的职权意图平息此事,直至最终东窗事发,身败名裂。

 

情感投资型

  不法分子以温情脉脉的形式出现,从细微入手,平常和你勾肩搭背,给你好处,送你享受,甚至甘心当你的“提款机”。通过持续性和具有麻痹性的情感投资,一步一步“围猎”领导干部。久而久之,温水煮青蛙,当你深陷“安乐窝”时,才发现已上了别人的贼船,难以脱身,只能利用手中权力给别人办事。

    第四招 长线钓大鱼式

  这是“围猎”领导干部最常见的一种形式,是典型的“温水煮青蛙式”的情谊型“围猎”方式。“围猎”官员是一个持续性和麻痹性的行为,“猎手”在“围猎”官员的过程中,很可能一开始仅仅是吃饭喝茶送点小礼品,继而事无巨细都能主动帮官员妥善料理。情感投资基础逐步稳健之后,“猎手”自然在很多方面会得到权力的青睐和回报。往往能在潜移默化中软化官员的警惕性,淡化官员的底线意识。

  据报道,1998年秋天,河南某拖拉机制造公司董事长倪瑞华,在宴请一拖集团时,听一拖集团时任董事长说,下一届可能提拔副总经理董永安,并力赞他“最年轻,最有潜力”,当即记在了心里。后来董永安去香港时,倪瑞华一掷10万元港币,让董永安“随便买点东西”,董欣然接受。此后,倪更是经常邀请董永安吃喝玩乐,想“提前把路铺好,以便将来用得上”。董自此迈开了走向腐败深渊的步伐。

    第五招 如影随形式

  商人往往以“发小”、“多年朋友”等看似正常的身份出现在领导干部周围,称兄道弟,有了这样的“情感”基础,“猎手”们就会在很多方面得到领导干部手中权力的青睐和回报。一般是领导干部升迁到哪里,他的“朋友们”就跟随到哪里。一路升迁的过程,也是一路被“朋友圈”围猎的过程。

  “在交朋友上,我不是从思想品德、为人上结识既相互促进又清淡如水的朋友,而是交了一批重哥们义气,又带有铜臭味的老板朋友,思想逐渐发生变化,贪欲也随之培养起来,最后被这些所谓‘朋友’温水煮青蛙。”2015年1月,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在庭审时如此供述。

  无独有偶,与廖少华一前一后被法院一审宣判的江苏省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也“处境相同”。“回过头来看,我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一个20多年的朋友圈。”季建业在庭审时说。办案人员介绍,季建业案大部分受贿行为发生在固定的、常年交往的老朋友,很多案件当事人都是季建业交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朋友,长期相互利用。季建业每年春节都会召集特定的几名商人吃一顿饭,逐步形成了以季建业为核心的圈子。

    第六招 捧杀式

  马克·吐温曾说:“一句好听的赞辞能使我不吃不喝活上三个月。”虽略显夸张,但足以说明赞扬的魅力所在。现实中,有些赞扬口蜜腹剑、笑里藏刀,看似温情脉脉,实则伤人于无形,一些领导干部就是在这样的“赞扬声”里败下阵来。

  “在权力面前,听到的总是赞扬声,我变得飘飘然,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作风不断滋长……使我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随着职务的不断向前,各项荣誉随之而来,各种赞扬声随处可听,使自己生活在一片欢笑声中。被喜悦冲晕了头脑,找不到东南西北,一步步走向了违纪违法深渊”,在落马贪官的忏悔书中,如此反省并不鲜见。在赞扬声中陷入“温水煮青蛙”式的围猎、最终坠入违纪违法沼泽者,为数不少。如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的山东省烟台市副市长王国群忏悔说,“烟台市政府荣获联合国人居奖,我作为代表去现场参加了颁奖仪式,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曾为此专访过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有了骄傲情绪”。

 

投其所好型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这是一些围猎者的“葵花宝典”。凡是人,皆有爱好,领导干部也不例外,如果对自己的爱好不善节制,就很可能被有心人利用。小编梳理中发现,很多领导干部出问题,就是由于没有抵制住不法分子挖空心思地投其所好。

    第七招 投其不良嗜好式

  利益集团的“猎手”们,往往利用部分领导干部不健康或者违背道德和法律规范的不当喜好,投其所好,来“围猎”领导干部。有的领导干部喜好赌博,“猎手”们就利用牌局故意输钱给领导干部以送其赌资;有的领导干部喜好美色,“猎手”们就使出美人计,给以桃色诱惑…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发布的江西省萍乡市政协原副主席、湘东区委原书记曹光亮严重违纪问题剖析,曹光亮的落马,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爱好左右,因好打牌而被牌友围猎。不只曹光亮一人。重庆经开区原管委会主任唐文峰爱好打牌,在牌桌上轻而易举地“赢”了60万元。心知肚明牌友的“醉翁之意”,他利用职务之便为牌友承揽工程。还有原江西省芦溪县县长助理、副县长黄云群,竟然可以“十赌十赢”,在两年时间内轻轻松松赢回100多万元……这些落马官员,因爱好被围猎,最终掉入陷阱,进了“铁窗”。

又如贵州省水利厅原厅长黎平,与水产养殖商人王某认识后,王某意外地发现,平时很难约到的“大忙人”黎平,只要说是在娱乐场所聚会,他都会匆匆赶来赴约,而且乐在其中。于是王某就频繁约黎平到某夜总会唱歌,并将包括邓某在内的不同女性介绍给黎平认识,成为黎的情人。最终把黎平引入了贪腐的深渊。

第八招 雅贿式

  有的领导干部热衷摄影,“猎手”们则免费送上昂贵的摄影器材和提供相关经费;有的领导干部挚爱古玩字画,“猎手”们则送上珍稀藏品,有的领导喜欢玉石,商人就会以名贵玉石做敲门砖以求结识,等等,是为“雅贿”。

  2008 年,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分管国土资源工作。2010 年12 月,倪发科未经组织审批同意,担任了安徽省宝玉石协会 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为玉疯狂、玩物丧志的地步。而为了投其所好,矿业老板吉立昌多次专程带着玉石专家坐飞机去新疆,买回玉石供倪发科挑选。而倪发科也放下副省长的“架子”,和吉立昌一起跑环评、项目审批手续,为吉立昌实际控制的公司挪用国家下达的保障房用地指标,帮助其以低价购买铁矿探矿权等等。

 

外围“猎杀”型

  针对一些具有较强抵御能力的领导干部,或因位高权重而难以为利益集团轻易接触到的领导干部,一般不直接“围猎”干部本人,而是选择领导干部的家属、子女、朋友、秘书等进行“猎杀”。一旦其亲朋部属就范,领导干部也只好跟着“缴械”。有的则利用外围不良政治环境的压力,迫使官员就范、同流合污。

    第九招 包抄式

  “猎手”们采用迂回包抄型的“围猎”方式,从领导干部的外围入手,选择其家属、子女、司机等进行“猎手”。一旦其身边的人就范,有的领导干部也只好跟着“投降”。这也是利益集团常用的“围猎”领导干部的方式,其主要针对的是一些自身警惕性较高,且不容易被“围猎”的领导干部。

  在检察机关对刘铁男“3558 万”的受贿指控中,刘铁男亲自过手的仅有104 万元,而绝大部分的受贿金额均是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所得。 2002 年,南山集团某项目报国家计委备案,未获通过,集团法人宋某 为此宴请时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的刘铁男,饭局上送上2 万元。然而,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刘铁男很是排斥,精明的宋某很快猜透 了刘铁男的心事。2005 年,市场上的氧化铝供应不足,南山集团下属企业的氧化铝生产原料紧缺。宋某找到了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帮忙,事成后宋某安排集团员工向刘德成提供的账户汇入了750 万元。就此打开了缺口。各路商人通过带着刘德成“做生意”的方 式,猎取了刘铁男手中的审批大权,最终也换来了刘铁男的无期徒刑。

    第十招 绞杀式

  该类型是指利益集团为了谋取自身巨大的不法利益,综合运用上述数种“围猎”方式,对某些关键部门的领导干部,进行综合性的“围猎”。一些领导干部浸淫于被“围猎”之中而难以自拔,自以为法不责众,通过搞团团伙伙,与利益集团结成腐败的“利益共同体”,由此导致“窝案”“串案”或“塌方式腐败案”的发生。曾发生在中石油系统和山西的“塌方式腐败案”,以及湖南衡阳的“贿选案”等,都是领导干部被利益集团综合猎杀的典型。

  如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披露,曾任山西省纪委书记、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金道铭,曾在中央纪委机关工作近20年。到山西任职时,正值山西政治生态最为污浊的时期,干部之间逢年过节送礼收礼成风,跑官要官现象严重。金道铭刚到山西,就有人开始上门试探。他最初也曾经将一些人拒之门外,但很快就有人“提醒”他这样会得罪人。金道铭觉得也不能把他们全得罪光了,最终选择了同流合污。 

 

茄子河区人民政府主办 茄子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 茄子河区信息中心技术支持

本网站采用TRS技术实现   
黑公网安备 23090402000007号

 地址: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东安街179号 邮政编码:154622